最後出来的是十二个六和十二个一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6:45 点击数:
帝吉同盟国,佛罗得克洲。这里原本是一个地处沙漠的荒芜地带,但是,千年前,这里出现了一个人工奇迹,一个神奇的人物,建就了一个伟大的工程。他将这里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天堂。虽然随著时间的流逝,那个人物已经不可考证,但是,现在这里是一个全世界闻名的赌城,却是不争的事实。战火的凌乱并没有伤及它的存在,反而给它带来了更为可观的利润。无数的亡命徒蜂拥而至,为这里带来了极度的繁荣,也带来了极度的混乱。而今天,它再一次成为世人注目的焦点。因为这里有一场百年以来难得一见的赌局──“赌神”vs“赌邪”。赌神郜凌风,男,年龄不详,人如其名,神龙见首不见尾,赌术高绝,自出道以来逢赌必赢,一生之中有三次闻名赌坛的大赌局,分别是对“赌王”石康、“赌魔”屠海龙、“赌霸”姜百棋。三次大战堪称赌坛之经典,从而奠定他赌中之神的地位。他有两位高徒亦是名震赌坛的风云人物,他们分别是“赌侠”程孝道、“赌圣”周俊星。他有几个特殊的嗜好:一、从来不照相。二、在赌局时一定要吃巧克力。三、在赌的时候右手无名指会戴碧玉扳指。据见过的人讲,他的长相跟世界电影巨星李龙发有几分相似,曾有世界知名导演将其往事拍成电影。赌邪柳逸风,男,年龄不详,同样自出道以来未逢敌手。据称其手法快如闪电,有世界第一快手之称。一生之中亦有几次名震赌坛的大赌局,分别是对“赌狂”张天鼎、“赌仙”胡佛、“赌侠”程孝道。在世界赌坛的排名仅次於赌神。他也有几个特殊的爱好:他每次赌的时候必定带上一只白鹦鹉,必定要斋戒三天,沐浴熏香。而且每次赌的时候也必是一袭白衣。其人行事怪异,恃才傲物,因此被称为赌中之邪。但是却不可否认,赌邪亦是英俊洒脱的风流人物,据说酷似当红巨星黎富华。雅利安历三○○三年八月十一日早上八点正,这正是帝吉同盟国成立三周年的庆典日。整个帝吉同盟国的人们都洋溢著过节的气氛。而在佛罗得克洲的香格里拉大酒店门前,更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当然,他们并不是仅仅为了庆典日,更是因为赌邪柳逸风今天下榻此处。酒店门前,保安们一个个精神紧张,如临大敌。也难怪,虽然也常有元首之类的大人物来此下榻,却从来也没有见过有如此多的记者以及上万少男少女亦在此处恭候。看来,赌邪柳逸风的风采比之国际当红巨星亦毫无逊色之处。远远的,一辆豪华的加长劳斯莱斯在保安组成的人墙中缓缓驶来,稳稳地停在酒店门口。一条长长的厚红地毯从酒店门口慢慢滚出,正好在车门前停住。一个年轻英俊的车僮小跑上去,打开了闪亮的车门。一瞬间,人潮涌动,照相机的镁光灯到处闪现,少男少女的喊叫声划破了本来沉闷的等待气氛。就在这人声嘈杂中,赌邪柳逸风走出了车门。但见他一袭白色长衣,乌黑的长发,英俊的脸上带著迷人的笑容,当真如神仙人物一般。看到主角出场,那些记者一窝蜂地涌了上去,他们纷纷发问。“柳先生,你对这次赌局有什么看法?”“柳先生,你觉得你的对手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柳先生……”“mr.柳,你觉得这次赌局有几分胜算……”面对这些发问,柳逸风并没有答话,只是有风度地保持著微笑,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往酒店里走去。身後那些身著黑色西服的保镖呈扇形分开,将柳逸风护在当中,而那些可怜的小保安则是努力地维持著人墙,阻挡著一次又一次的人潮冲击。就在柳逸风要走入大堂之际,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问道:“柳先生,听说这次的赌局,跟你妻子的死有关,你能说说吗……”正在行进中的柳逸风一下子停下脚步,他慢慢地转过头寻找声音的来源,确认发问的是一个同为华约人的女记者後,柳逸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组织语句。半晌,他说道:“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语罢,掉头离去。顿时,全场的记者愕然。很快的,都有了反应,哇!别有隐情呀!看来明天的头版头条又有消息可写了。而那个发问的女记者,则一下子成为了同行的中心……在不远处的天上,一架帝吉同盟国罗宾逊公司出产的猎豹式直升飞机悬停在空中,飞机内一个英俊伟岸的男人拿著望远镜冷冷地看著这一切,虎目中透出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情感。他口中喃喃道:“阿风,我们终究还是要在赌桌上见个高低……”他,就是赌神郜凌风。但是,他并没有柳逸风那么张扬,不在媒体前曝光的习惯让他早早地就来了赌城等候。飞机慢慢地下降,泊在了东部的一处别墅区,这是郜凌风的一处秘密产业,知道的人并不多。走进客厅,他的两个徒弟程孝道和周俊星已经等候多时了。自然,也少不了他形影不离的好兄弟楼五。看到郜凌风回来,沉默寡言的楼五迎了上去。“见到了?”“嗯!”郜凌风应了一声,拍了拍楼五的肩,接著,转向程孝道,“阿孝,你和他交过手,你觉得柳逸风的身手怎么样?”程孝道有点迟疑地答道:“他……他出手很快,我根本看不出他曾经出手,跟他的赌局,我输得莫名其妙……”“哦?”旁边的周俊星惊道:“莫非他意念很强?”“不!我只是觉得看著他的眼睛时,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程孝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迷茫。“『惑心术』。”旁边的郜凌风淡淡地说道。另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盯在他身上,一脸的不解。郜凌风笑的颇为苦涩,“其实,我和柳逸风是师兄弟。十七年前,我们在师父那里学艺,师父在一次赌局胜出後不知所踪,留下了一本『惑心经』,据说是赌坛的最高心法。当时我们为这本书开了赌局。结果,我们平手,只好一人一半,约定於十年前再交换。没想到这本书的後半本竟有多半是白纸,七年前,他一口咬定是我骗他。在那以後,我们的感情破裂,从此不再来往,而这本惑心经却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大缺憾……”郜凌风说到这里,不由唏嘘道:“哎,造物弄人……”程孝道和周俊星有点担心地看著自己的师傅,以他这样的心态怎么去赌,又怎么会赢?与此同时,在酒店里的柳逸风正在淋浴熏香,虔诚拜佛。哦,不对,那不是神灵之位,那灵牌上面赫然写著“亡妻蔡灵素之位”。柳逸风对著灵位,心里默默地念道:“素素,我的爱妻!明天,你就可以安息了……”明天!一个让人期待的日子……雅利安历三○○三年八月十二日,摩罗赌场。今天的赌城比起昨日的庆典更加热闹,因为今天是世界赌坛两大顶尖高手决战之日。门外的记者早已把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而比他们到得更早的是赌神郜凌风,不照相的习惯使他早早坐入了贵宾房。陪伴他的是他的好兄弟楼五。一袭黑色西服的赌神静静地坐在那里,头发整齐地拢向後边。上过发蜡的头发看起来乌黑发亮,英俊的脸庞如古井不波,丝毫不流露出内心的想法,伟岸的身躯如青松般直挺。在他周围,世界赌协的众成员也早已就座。大门被推开了,一袭月白色长衣的柳逸风如神仙般飘然而入,洒脱俊逸。透过大门,隐约可见门外闪光灯烁亮的光芒。大门被重新关上,走过了金属检测器的柳逸风面无表情地坐在了郜凌风对面。两位赌坛巨人就这样面对面了。而一群身著黑色西服的武士手持东洋刀,把赌桌周围团团围住,转身对著外边。赌神郜凌风望著眼前的师弟,眼神中透出一丝莫名的感情,“师弟,好久不见……”“今天,我们不谈感情!”郜凌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柳逸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来,是与你决一生死的!可以开始了吗?”“好!”郜凌风的眼神变了,那一丝丝感情从眼中逝去。郜凌风不愧是赌神,深明赌桌大忌。赌,是不能带有一丝丝的感情的。看到郜、柳两人已经准备就绪,世界赌协主席布莱克先生大声宣布:“赌局现在开始,每人筹码三十亿,分三局赌,最後谁的筹码多,谁胜出。赌法由每人决定一局,最後一局由两人商议。庄家由『赌坛包青天』李铁英担任。两位有无疑问?”赌神与赌邪两人均无异议。布莱克先生道:“第一局由赌神先生选择。”“骰子,比大。”郜凌风微笑著应道,随手拿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巴。他知道师弟最擅长的是骰子,所以这样选择。“哼!”柳逸风轻轻地发出鼻音表示不领情,随手取出自己的幸运白鹦鹉放在肩上。雪白的鹦鹉、雪白的长衣,配他英俊而又略带冷漠的脸庞,果然如同画中神仙,脱逸出尘。庄家李铁英果然人如其名,冷冷的一张脸,如同铁铸一般,不带丝毫表情。他开口道:“骰子,比大。一粒起掷,如果分不出胜负,则加骰……”“不必,从十二粒起!”柳逸风打断了他的话。李铁英没有说什么,转过头去看郜凌风,郜凌风点点头。李铁英打开一盒新骰,“请验骰!”郜凌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式,柳逸风接过骰子在手中掂了一下,交给郜凌风,网上现金麻将棋牌游戏郜凌风把骰子又还给李铁英。李铁英取出二十四粒骰子分成两份, 手机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退後两步大声宣布道:“赌局现在正式开始!”一瞬间,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虎目相向的两个人同时一拍桌子,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整齐摆放的二十四粒骰子弹至半空中。两人伸手一招,二十四粒骰子如有灵知般乖巧地各自跳进两人手中的骰筒。两人的手法如出一辙,摇骰方法也一模一样。从左到右,自右而左,激烈旋转的骰子如风车一般在骰筒里撞击著筒壁,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两人的精神全部贯注在两个骰筒中,眼、耳、手、心、意,五者合为一体。在两个人的脑海中,亦“看”到了骰筒中的骰子不断变化的情景,十二粒骰子七十二面翻转变化,不断地由一到六转变著。突然之间,柳逸风喊道:“跟你换过来!”十二粒骰子幻成一条青龙,疾射向郜凌风面前,赌神郜凌风亦不示弱,“好!”郜凌风随手抖动,骰筒里的十二粒骰子亦如箭一般地射向柳逸风。当骰子一进骰筒,郜凌风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但见柳逸风的骰筒这时用力地一顿,停了下来,郜凌风也只好马上以同样动作顿下骰筒。庄家李铁英过来宣布结果,“柳逸风八十四点,郜凌风八十三点,这一局,柳逸风胜。”奇怪!十二粒骰子最多总共七十二点,怎么会有八十多点呢?原来,他们竟然将每粒骰子都摇成了两半,最後出来的是十二个六和十二个一,加起来一共八十四点。而当柳逸风飞出骰子的时候用了暗劲,竟然将其中一粒骰子的一点那面磨平了。当郜凌风接到手里时,就觉得骰子轻了一点点。只是他没想到柳逸风一开始就玩阴的,一下子输了个措手不及。郜凌风冷冷地看了柳逸风一眼,柳逸风面无表情,整个人看不出一丝丝的感情。赌,是不能带著感情的。这一点,郜凌风没有做到。他犯了赌坛大忌,三分之一的筹码就这样丢掉了。“第二局,由赌邪先生选择。”“麻将,比快。”麻将是郜凌风的强项,柳逸风看来是对郜凌风的礼让并不领情。“麻将四副,在规定时间内谁抓出的胡数最多,番数最大,谁赢。限时三十秒,现在开始!”四个赌城侍应生在接受过赌协成员验牌後,抱著四副麻将牌来到桌前。在李铁英的示意下,四人打开盒子,将四副麻将牌如同流水般地倾倒在桌子上。在四人开始倒牌的同时,紧盯著四人动作的两大高手同时动作,两双手动作快如闪电,在众人眼里竟然幻化成一片虚影。想不到人体的动作竟能达到如此境界,实在让人叹为观止。配合著手的工作,两人的眼睛、耳朵亦在忙个不停,不断地看著落下来的牌的动向,听著牌与桌面撞击的声音来判断牌面,并且用脑记忆著牌的位置。五百四十多张牌如流水一般地倾倒而出,恍若激射的瀑布。而在两大高手的眼中,这些牌却是缓慢的、有意识的,带著它们的意愿流向他们所指定的地方。在他们快如闪电般的伸手中,一堵堵方城垒落在一起而成了一面不断成长的墙,两人面前的墙不断地长高,再长高,而那些倒在桌子上的麻将牌却不断地在减少。说时迟那时快,只不过在数秒之内,那些牌就已经尽数倒在了桌上,而两人面前也凭空出现了一堵牌墙。终於,桌上的牌只余下最後几张了,而两人面前的牌墙也停止了生长,在两个人的手中各夹著五张牌。一组牌十四张,而四副麻将牌最多只有三十八组余十二张。现在桌面只有最後两张牌了,两只手同时伸向了桌面。突然,从郜凌风手中飞出一张牌,不轻不重地敲在了柳逸风的手背上。柳逸风手背一痛,再也抓不住手中的牌,手心的五张牌一下子就掉在桌上。好个柳逸风,临危不乱。只见他马上把手压下去罩住了那些牌,同时用手指摁住了桌面上的一张牌。但是郜凌风的那张牌却并没有因为砸了一下柳逸风的手背而停止,而是直接闪电般飞向柳逸风的牌墙中,将其中的一张取而代之,而弹出的那张却在柳逸风胸口弹了一下而飞向桌面,郜凌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就在此时,庄家李铁英叫道:“时间到!”两人同时将手中的牌垛齐,开始由庄家验牌。“哇……”牌一副副地翻开了,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惊叹声此起彼伏。在座的不少都是赌坛高手,虽然要在三十秒内抓齐十九组赢的牌,多数人都能办到,但是能抓得如此壮观雄伟的却恐怕没有几个人。但见两人面前的牌墩一层层地翻开──“九莲宝灯”、“大四喜”、“大三元”、“清一色”、“十三么”……每一组都是麻将牌中番数最多的,都是众多牌友做梦都想拿到的牌。高手,果然是高手。“郜凌风,行业资讯十九组零五张,共计五万七千零八十四番。柳逸风,十九组零七张,共计五万六千九百九十五番。这一局,赌神郜凌风胜!”“哗……”全场哗然,每个人都知道郜凌风、柳逸风功力相当,现在竟然有近百番的差距,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当然,只有郜凌风和柳逸风知道其中是怎么回事。两人抓牌的时候不但记住了自己的牌,同时也都记住了对方的牌,两人番数本应相同的。但是最後,郜凌风突然用手中的牌打进对方牌墙中,将其中的一副清一色给换成了“混一色”,使本来有百多番的牌给换成了几十番的。当然,如果郜凌风不是先让柳逸风的左手痛一下而掉牌的话,这张牌也只能白送给柳逸风当礼物而已。时间、手法、眼力、想法,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才是赌神真正的实力。一切,又归於零了。赌局到现在为止,只能证明两人势均力敌。然而,两人总是要分出高下的。“第三局,现在开始,请两位选择赌法。”李铁英如金属般冰冷的声音又响起了,赌局继续进行。“十七年前,我们在梭哈上平局。十七年後,我要与你重分高下!”柳逸风十分冷静,看来他并没有因为上一局的失利而乱了阵脚,他十分平静地提出了要求。“好,十七年了,我们也该分出个高下了!”赌神郜凌风爽快地答应了要求。看来,十七年来,他对此道亦有几分精进。新一番的龙争虎斗又开始了。“第三局,梭哈,赌注不限,时间不限。底注十万,现在开始。”扑克牌抓在手中,柳逸风不紧不慢地洗著牌。抽出来,放进去,如此重复。之後,郜凌风亦是如此洗牌,并没有那些赌王之间常出现的花样洗牌。对他们来说,如何不让对方记住牌,而让自己清楚地记住牌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对两人来说,这些牌并不是能洗乱的,而且,在他们洗过牌後,还会由机器洗牌,以避免有人出千。事实上,两个人洗牌更大的目的是在验牌。机器洗牌完毕,庄家开始发牌,柳逸风的牌面是一张红心q,而郜凌风的牌面是一个黑桃k。“黑桃k发话。”李铁英机械般的声音响起。“随随便便吧!五百万。”郜凌风将一把筹码扔了出来。“好赌局不开前三把。我不跟。”柳逸风连底牌都不看,直接盖掉了手中的牌。郜凌风毫不为意,赌局继续。周而复始十几把,两个人连一把都没有走到底,不是柳逸风不跟,就是郜凌风盖掉。看得在座各位莫名其妙,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在比耐性,或是在等运气。又一把开始了,这是一个跟第一把一样的牌局,柳逸风的牌面是一张红心q,而郜凌风的牌面是一个黑桃k。“黑桃k发话。”“你放了那么多把,应该就是在等这一把吧!”郜凌风看到牌面,嘴角浮出一丝笑意,“那我就随便加点吧!五百万。”柳逸风将一把筹码扔出,“你果然很了解我。我跟,再大你一千万。”“跟。”郜凌风补齐了码差,继续发牌。柳逸风的是一张梅花q,而郜凌风的则是一个黑桃j。“一对q说话。”“两千万。”“跟,再大你两千万。”柳逸风的还是一张q,不过是一张方块q,而郜凌风的则是一个黑桃q。“不好意思,你的q到我家了。”“就怕你的牌也会走错门呀!四千万。”“跟。”下一张,果然,柳逸风的是一张黑桃a,而郜凌风的是一张黑桃十。牌局进入了高潮。现在郜凌风的牌面是同花顺面,黑桃的十、j、q、k,虽然有一张黑桃a在柳逸风那里,但是只要有一张黑桃九,或任何一张黑桃,就是同花面。而柳逸风的牌最大的是q葫芦,如果郜凌风的底牌不是黑桃而是别的牌面,那他赢的可能就大多了,纵然他不是葫芦,仍有三个q,这在一般的牌局中也有很大的赢面。现在就看两个人如何做心理战了。“我不信你的底牌是黑桃,我梭,而且我要加注。”听到要加注,郜凌风吃了一惊,他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柳逸风继续说道:“我要跟你赌命!我要梭了这些筹码还有我的命,你敢跟吗?”郜凌风有些犹豫了,他知道自己的底牌是黑桃九,如果跟的话是赢的。但是,没想到柳逸风竟然赌命,可是到底为什么呢?然而,时间已经不允许郜凌风想这么多了,看著柳逸风的眼睛,只觉得心里有一种冲动,不由自主地,他推出了眼前的筹码,“我跟!”全场寂然,一刹那,每人都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作为亲眼见证赌坛第一高手诞生的人,每人都觉得自己有著无比的荣幸。但是,每人却都要同时见证一个赌坛绝顶高手结束生命,这种感觉却又是痛苦无比的。这种高兴和痛苦的结合让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看到这个结果。当听到郜凌风说出一个“跟”字的时候,每个人似乎都有点不知所措。除了一个人──李铁英。“柳逸风,q葫芦。郜凌风,九、十、j、q、k顺子。柳逸风赢!”“不可能!”这是郜凌风听到结果的第一反应。他清楚得记得自己的底牌是黑桃九,怎么变成了红心九?可是他并没有看到柳逸风出千,莫非……“惑心术?!”郜凌风虎目饱含情感地望著柳逸风,“为什么?”“我要为我妻子报仇!”“报仇……愿赌服输!但是我告诉你,我郜凌风从步入赌坛起经历过无数风雨,但是我的双手却从未沾过鲜血。师弟,不要让仇恨蒙住了双眼……”郜凌风拿过柳逸风递来的手枪,对著自己的心脏,在留下这样一段话後,一声清脆的枪响,郜凌风伟岸的身躯缓缓地倒下了。“俊哥!”旁边的楼五冲了上来,抱住倒下的郜凌风,虎目中透出难以形容的感情。柳逸风却仰望天空,口中叫道:“灵素,我给你报仇了!”而在此时,却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报仇?只怕未必吧?!”柳逸风猛的抬头,却见门口三个人趾高气扬地走进来。“你和郜凌风一向自称无敌,却没想也有入局的一天吧?告诉你,你杀了郜凌风也是白搭,因为你老婆是死在我手里的!”看到柳逸风一脸的震惊与不可置信,居中的那个人说道:“你想不到吧?这从头到尾都是个局,为的只是让郜凌风和你两败俱伤。没想到,郜凌风居然会死在你手里。你害死了自己的师兄,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哈哈……”“是你?『千魔』!我们师兄弟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哼,无冤无仇?!你师父『千神』在十七年前害得我家破人亡,抢走赌门至宝惑心经,现在我要你们得到同样的下场!”千魔脸上现出阴狠的笑容,让他那乾瘪的脸庞越发地让人恶心。“是吗?你以为我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一阵嘲讽的声音传来,说话的居然是已经死在当场的赌神郜凌风!“什么?你居然……”千魔不可思议地看著死而复生的郜凌风。“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局!我虽然不知道仇家是谁,但我却绝对肯定不会是我师兄郜俊。”“为什么?你们不是在七年前闹翻了吗?”“不错,我们七年前确实翻脸了,但在三年前,我们却和好了,不仅仅是因为惑心经的秘密已经被我发现,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最爱的妻子是我师兄失散了二十年的亲妹妹,这是个除了我们三个外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柳逸风满脸漠然地回答著千魔的话,看不出有一丝见到仇人的那种愤恨。郜凌风接著说道:“我妹妹死了,却被人嫁祸给我,目的很明确,就是让我们师兄弟两败俱伤,於是我们就设了这个局。阿风相信在最後的时刻,真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果然,你出现了。现在,是你为我妹妹偿命的时候了!”“哈哈哈……”听到整个布局的千魔不但没有事情败露後的恐慌,反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愧是千神那个老不死的徒弟,果然布了个完美的局。不过,你就不问问我怎么会这样安然无恙地进来吗?难道你忘了门口还有赌协的十八铁卫在门口守著吗?我这样进来得无声无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时,已经被事情发展给弄得不知所措的世界赌协的成员们才突然想起门口有十八铁卫守护,而且赌城各处要道均有警卫保护,怎么到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莫非……“你们现在才发现吗?哈哈哈……不觉得太晚了点吗?不仅是他们,就连你们也在劫难逃!”千魔话音刚落,只见本来手持东洋刀守卫著赌桌的那些黑衣武士一起软软地倒在地上,在座的所有赌协成员也全部瘫倒在地。“没想到吧?你们早已中了我下的毒,在这里的每个酒店都是我的产业,别说你们的饭菜都是验过的,我下的『十香软筋散』根本不是致命毒药,它根本不是你们所能验出的。哈哈哈哈……”与此同时,柳逸风和郜凌风同时弹出手中的扑克牌,如两道疾驰闪电般地射到千魔面前。在千魔背後如木雕般一直没动过的两人这时动了,目标不是柳逸风和郜凌风,而是在座不知所措的赌协众成员。看来,他们的要求是不留活口,杀无赦!面对弹射而来的两张牌,千魔毫不动容,冷哼一声,“就凭你们也敢来献丑?”手指轻轻一夹,便夹住了两张扑克,双指一屈,“还给你们!”顿时,两张牌便以来势两倍以上的速度弹回,郜、柳二人险险避过。这时,一直没动的“枪神”楼五也动了,虽然格斗并不是他的最强项,但是比起赌神、赌邪两人,确实是高明了许多。在今天这种没枪的场合下,楼五的武技发挥了强大的杀伤力,只见他以几乎超过人体极限的速度向千魔冲来,要打千魔一个措手不及。而柳、郜两人亦发挥本身的最高武技迎向正要展开屠杀的两个凶徒。郜凌风和楼五从自己家中出来,自然不会中毒,而柳逸风沐浴斋戒,在辟榖之中,根本就没有吃饭,当然也不会中毒。就在楼五冲向千魔的那一刹那,那两名原本赤手空拳的凶徒却双双从怀中拿出武器,疯狂射击。“不好!”对枪械比对自己身体还要了解的楼五从声音上已听出了这款手枪的型号──“沙漠之鹰”。沙漠之鹰是一管长六英寸的手枪,威力超强。如配备上钢芯子弹,则足可以穿透钢板,有著手枪中的袖珍炮之称。所幸的是装弹量不是很大,射速中等,以自己的身手绝对能避开。而那把冲锋轮则是“mp5navy”,虽然精确度高,但是它的杀伤力偏弱,不像沙鹰一样能够一枪毙命。只是想要毫发不伤,却是很难的。枪神不愧是枪神,不但枪法入神,就连武技也不凡。就在用枪的那个暴徒将子弹射完的一刹那,楼五冲上去一个简单的勒颈锁喉,就把他送到了极乐世界。然而,为了这一击,楼五也付了代价──他的腿给流弹击中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楼五的行动。只见他迅速从颈上抓下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子弹形的象牙雕。就在躲避子弹的一瞬间,退梭、上弹、上梭、拉栓、上膛,一串动作一气呵成。在楼五倒地的刹那,他开枪了,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地打进了凶徒的额头,绽放出优美的血之鲜花。同时,原来与郜凌风一起夹攻千魔的柳逸风一个地滚,抓住了凶徒掉下来的mp5,战斗结束了。三人清点战果,发现虽然消灭了两个凶徒,但所有的赌协成员全部翘辫子了。楼五身上中了三枪,不过全不在要害,而柳逸风和郜凌风两个身上亦有挂彩,唯一完好无损的千魔面对著三人,竟然仍没有一丝恐惧。“千魔,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要杀了你,给我妻子报仇!”柳逸风冷冷地对千魔说道。“你们果然很强,可是,纵然如此,你们也不得不死,哈哈哈哈哈……”千魔整个人像疯了一样,狂笑不止,他这算是恐惧的表现吗?门外隐隐传来了警车那尖锐的警笛声以及警察那老掉牙的喊话,“里边的人听著……”“哦?”千魔突然由狂笑变微笑,“警察也来了?看来我命里注定不该寂寞呀!”千魔说完这些话突然神情一正,声音变得严肃起来,“上帝创立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邪恶的。当创世之初,就有我伟大的主人与之对立,创建了我们的世界!神要光,主就要暗;神要水,主就要火……”千魔这段话说得莫名其妙,看得郜凌风三人面面相觑。突然,柳逸风想到了什么,“不好!『奥尼姆法轮真理教』!他要自爆!”他手中的枪马上喷射出强劲的火力。诡异的现象发生了!子弹打到千魔身前竟然停止不前,一串串的子弹头密密麻麻地排在千魔身前,就这么凭空停止,彷佛有什么东西在拖著它们一般。一道白光从千魔身上闪出,越来越耀眼。就在此时,千魔的那段不知是法咒还是经文的怪话念到了头,“奥尼姆真神永存我心,爆吧!”千魔身上的那股强光爆闪而没,在这强光下,彷佛看到了柳逸风坐在地上,好像在念著什么。爆炸,就在强光闪没的一瞬间发生,相信这是帝吉同盟国人的另一个恶梦。摩罗赌场方圆五千米内的所有生物都化为乌有,静静的,没有任何恐慌的叫喊,一切化为乌有,因为时间绝对不允许他们有惊恐。在隔天的世界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刊登了这一消息。“恶魔的洗礼──帝吉同盟国遭受恐怖袭击!”“帝吉同盟国经济雪上加霜,赌城惨遭爆破!”“全国人民一致游行,抗议恐怖暴行!”整个帝吉同盟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在爆炸的瞬间,有一只白色的鹦鹉从现场飞离,消失在茫茫天空中。

  傅士鹏今天(5月13日),英国住房大臣詹里克正式宣布,全面重启英国房产行业,重启建筑行业。

  文章来源:南都体育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博平台网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